體溫

  我的體溫,疑似比正常人來得低一點,一般來說,不運動不洗熱水沒有大的心緒起伏,都維持在36度以下,請注意,是以下。

  於是,當我的體溫到達37度時,一定會有腰痠背痛的標準發燒症狀──其實根本就是在發燒了啦!只是對很多人來說,這種體溫可能不算發燒吧。

  也之所以,我一直都不能認同目前這一任「國母」的低溫住院說,騙笑ㄟ,35度多叫低溫要住院!?那我不如常住醫院不要出來好啦!

  為啥說到這些呢?因為昨天不明不白的燒了一天,也腰痠了一天,而我還一直很笨的認定是因為我睡太多了;本人從前天晚上9點一路睡到昨天下午一點半才勉強起床,雖然中間有醒過,但只醒了兩小時,起來洗澡開電腦下載就再爬回床上了。

  就這麼一路腰酸到晚上沒食慾吃東西,才大概猜想可能是發燒了,因昨天一天只吃了一碗豆花,而我這麼愛吃加上又備了一堆零食在家卻沒吃,要我不想說是病了才真是有鬼咧,不過我還是不願意承認這件事,直到半夜兩點,終於撐不住的去量了體溫。

  很好,果然是發燒了,體溫37度,但我想不起來我為啥會生病啊?我不過是一覺起來就這樣對我?會不會太狠了?我還打算隔天要去燙髮耶(雖然半夜兩點根本已經是隔天,可我認定的隔天是一覺起來以後或是天亮了才算)!

  雖然身體不適造成沒有食慾也不怎麼想睡(這點很怪,但因酸痛到不行,讓我怎麼擺弄都不對是要怎麼睡啦),但為了既定行程能順利,還是逼自己睡了。

  這一睡又超過10小時,直到下午一點才醒,醒來渾身輕快,梳洗完量個體溫──35度5,這是怎樣?氣溫低有必要體溫也跟著低成這樣?

  吃完早午餐衝出門讓人弄頭髮,一路上一直想著會發燒的原因, 後來,我想那也許是因為前天晚上不小心在沙發上睡了半個晚上吧。

※              ※                   ※

夢境

  昨天一路睡到下午1點多,睡睡醒醒伴著許多怪怪的夢,最怪的一個也是唯一有印象的,是一個妖怪讓一個人懷了孩子,懷孩子讓本來有異能自保的人無法自保,於是妖怪出門找方法。啥方法?做啥用?只有那妖怪知,我這個作夢的不知。

  然後妖怪與一個?還是兩個?忘了,的朋友(也是妖啦)上了路,在半路遇上來襲的妖族,把對方砍了開膛,卻發現那妖內部空空如也啥也沒有,但卻有股吸力,正好牠餓了要找東西吃,便把那妖肚腹張開善用,吸了一堆的果子啥的。

  再接下來,我便被叫醒了。

  晚些跟死黨說了夢,被笑說我小說看太多。

  最好是啦,就算是小說看太多也應該做些美點的夢吧?最少也蝴蝶風格一點嘛!這樣亂七八糟是算啥?

  然後今天也是這麼睡睡醒醒一路到下午一點,也是做了堆怪夢,夢些啥沒印象了,但清楚記得我在試圖施用輕功之類的,而且還會想說這是做夢,理論上應該是只要想著能飛就能飛,卻沒想還是往下掉了,且墜地感如此真實,真真讓我心裡暗幹了好半天,雖然是在夢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il 的頭像
evil

廢墟

ev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