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空白......

  其實不知要寫些什麼,但又覺得有些什麼可以寫,所以才打開它,沒想打開就白了......

  好像有很多事想記錄下來,又好像沒什麼可記,因為全忘了,我這記性其實挺麻煩的不是?

 

記憶力

  最近常覺得在稅處工作是一項考驗,把人磨呀磨的,磨得不像自己,最少不像本性。

  工作要記憶力好,幾百個人名人家一提就要有印象,知道是哪個案子是怎生狀況,就算本來不知道也要從檔案從系統異動記錄去挖出來搞清楚。

  再是耐性好,要和善要親民要快速要便利,只差不24小時服務,不然已經快跟便利商店差不多了,最少幾等於專櫃小姐。

  屬於妳業務的要了解,完全不屬於本單位業務的也要了解,基本上就是一台全能電腦就對了,就算不是稅的問題民眾也希望妳能答,不然小心他翻桌!

  這樣跟以前在出版社伺候作者有什麼不一樣?有的,好歹那時跟作者們是有來有往固定多數,現在是單方付出,不固定多數,因為固定就麻煩了,那表示奧客上門。而且還要瞭解更多更透,因為電話不能轉接給其他人.......轉接數一多,人家照翻桌,管你有什麼不得不轉的原因啊!

 

  我變了嗎?我覺得沒有。

  我沒變嗎?又心知不可能。

  我也希望我能一直不要變,我更希望可以停止時光在某一段,如果可以,脫離身為人的身分會更好,但以上都不可能,因為太實際,所以知道夢可以做,夢話可以說,但別肖想太多。

  而,變是變成怎樣呢?常見面的朋友無所覺或不介意,不常見的朋友就算有感受也不見得說分明,所以我從來不了解,只能告訴自己,人哪有不變的?不要太在意。

  接著,重覆過陣子忘掉,再陣子想起的生活狀況。

  因為我懶。

  懶得把自己困在解不開的題,懶得去深究,就跟我懶得找個伴一樣。

 

愛情

  我不相信愛情,卻樂於看朋友陷入愛情,並深深祝願他們幸福甜蜜。

  一如我不相信婚姻卻鼓勵大家走入婚姻。

  要我找個人來愛?一來我不懂愛,二來嫌麻煩,再來,我怕痛,哪可能自找痛吃。

  偏我又有點宿命論,相信著人在世上是有半身的,只是找不到得到的問題,那麼我的半身在哪?我不知道,許多時候也完全不想知道,就算錯過也無所謂,因為我雖相信有半身,但卻不相信愛情與婚姻啊!

 

刀疤

  我怕痛,所以用刀都很小心,卻沒想一次的不小心就在手上留下一道約0.5公分的刀疤。

  凸起的疤痕不明顯,不細看是看不出來的,因為就在指關節上,但每每見到那道突起就很不習慣,覺得怎麼會有這道?

  當初癒合得也不錯,也不曾腫起,何以好了會凸一道在這?是在提醒我美工刀的可怕?還是在告訴我要對這隻指頭好一點?

  無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il 的頭像
evil

廢墟

ev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