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懶得定標題,也因為這算是生活雜記啦。

續bu妹妹

還記得嗎,那個未來堪慮一心想嫁的小妹妹。

最近去出租店,三不五時聊的不是她就是鈺的小孩(這部份後面有專門的),也因為閒賦在家很無趣,我喜歡賴在人家店裡聊八卦吧,所以就難免有點......

好啦,總之呢,在家裡貼上了她的故事之後,某次聊她的八卦時,我跟鈺說:「bu就是一次只能做一件事的人嘛,所以要她又跟客人說話又顧著其他要結帳的人太為難她了。」

鈺回說,她也知道,但bu也做了一年多了,怎麼會哪些話能說哪些不能說都不知道。

然後話題繞啊繞的,我想起來在家裡提到擔心她小孩的事,就說她這樣以後有小孩的話小孩很辛苦。

因為如果她在煮東西,就絕對只能顧爐上的,顧不了小孩,顧了小孩菜就完了。

鈺大笑,說應該不會啦。

我說妳看嘛,她就是一次只能做一件事啊,沒有辦法分心,像妳剛說的事就是了啊,所以她的小孩一定得要自立自強的,而且這還要是她有小孩以後把小孩放在第一位喔,如果把老公放第一位,那就是顧老公顧完才有空理小孩耶!

鈺狂笑。

然後旁邊一個男客說,搞不好她小孩以後走失她都還沒發現咧。

我說:嗯,人家是小孩在原地不動等媽媽來找,她的小孩要不是自己去服務台廣播找媽媽,就是要她在原地不動讓小孩來找。

鈺持續狂笑,然後辯駁說:唉唷,你們怎麼講這樣,有小孩以後就會不一樣了啦。

基本上,那天下午的最後時光就一直繞在這樣的話題裡,鈺負責狂笑跟為bu辯白,我跟另個後來加入談話的男客專為bu的小孩設想會有怎樣的悲慘人生。

最後的最後,前兩天鈺看到我,大笑的跟我說,阿韻我跟妳說,老闆娘也跟妳說的一樣耶。

我到這裡還沒想到是哪邊一樣,還以為是在講我說bu像是拿婚事當藉口的事,只隨口回了:是喔,她的行為就給人這樣的感覺啊。

鈺說:老闆娘也說bu的小孩會很辛苦,她最好還是不要生......

然後我們又陷入無盡的八卦閒聊。

基本上,這位bu妹妹呢,根本就是一個來考驗我們神經線的人吧!我現在如此認為著......因為她的婚事實在急壞太多人,也因為她的八卦實在太考驗人──最少挺考驗鈺的笑點......

 

孩子,我不認識你們,也跟你們無冤仇,請不要來恨我啊!

以上標題,源於最近太閒,閒到所有的媽媽們拿我當顧問,或也可說,我閒到受不了那些媽媽們的溺寵,會亂教一通......

失業快近入三個月(四月到現在),每天家事小說找工作,沒怎麼跟家人以外有互動,所以最常在出租店跟鈺跟店裡的客人閒聊,那基本上白天會在出租店的,大部份也是媽媽啦。

鈺呢,本身是一個有點疼小孩到我們(我與死黨)看不下去的媽媽,所以偶而會被我們唸,並傳授一些自己本身經驗(當小孩還要帶弟妹的經驗,別想歪)跟看法。

好啦,我承認,還有一些管小孩的方法......

話說,那天我跟死黨一起在人家店裡的櫃台前賴著哈啦,然後突然就聽到鈺接了電話在罵她兒子要她兒子不要翹課。

我們就問啦。

原來是兒子不想去補習,不想去的原因是大人沒有要帶他去所以他不想動。

是小孩的,都難免會想偷懶,事實上大人都會了更何況小孩,所以我們就勸她,就讓小孩休息一天又不會怎樣,要她別氣了。

但聽完她說怎麼會讓小孩去上課以後,我們就說,那不然扣零用錢啊,翹一堂,一堂多少就扣多少。(神奇的事發生了,我們是異口同聲說的......不愧是十幾年的老友!?)

然後鈺有如醍醐灌頂一樣連忙打電話回家照我們說的吼孩子,吼完就掛掉了......我看的是一臉黑線,一想到要我被這樣沒頭沒尾的打電話亂吼是怎樣心情,連忙跟鈺說,不是這樣就算了,回去要怎樣怎樣跟孩子溝通,定規矩確定意願巴拉巴拉一大堆。

死黨也在一旁接口做補充,搞得孩子好像我們養的一樣,然後,整個完成教學程序以後──是說兩個沒結婚沒孩子,又一個念電子一個唸資工的,為啥是我們教人養孩子咧?──我非常有感觸啊,跟鈺說:「妳兒子以後一定會後悔讓妳跟我們認識,因為媽媽都被我們帶壞了,還教妳扣他零用錢咧。」

好啦,這也就算了,誰讓我跟鈺熟又一天到晚賴著人家講八卦咧,之後也就難免再多少做點「教養」教學了。

但......國中考高中怎麼選學校是關我啥事啊!選錯了我可負不了責任啊!

上週,接到一通以前公家單位長官來的電話,不是說她那邊有缺問我要不要去這種好事,是問我她女兒唸哪裡好......

第一個,她問光武怎麼樣,我從進去以後到現在就沒覺得那所學校好過,理所當然說最好不要,學生素質不好,她就說不會啊,我看妳就很好啊。

問題是,我只在那邊唸兩年以前五年的基底是在別處啊!

然後又問那泰北咧?

我說我不知,十來年前我考時那所學校是爛校,但這麼久了風評應該會變,可以帶女兒在人家的上課日去參觀一下看如何。

然後又問,那普通科好還是高職好,專科好還是高職好八拉八拉一大堆讓我一項一項去分析說明。

是說,我弟在考我都沒在幫他留意了,我阿知哪間學校怎樣,我自己現在也沒在唸當年考試制度也不一樣耶(我弟那個愛面子的不讓人插手這些事)。

這通電話講了快20分吧我記得,幾乎都是在為她女兒的升學做分析,只有最後有稍微問了一下我找工作的狀況,到底她會怎麼為她女兒做選擇我不知道,但掛了這通電話以後我很擔心。

我很擔心這些孩子會恨我啊!

而且深刻的開始懷疑,難道當年我該唸的是教育類別或是心理學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il 的頭像
evil

廢墟

ev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