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從9點進到辦公室就一直很想問,到底關我什麼事。
報表送上去,各位老闆你們也都看過了,幾天後的現在才來問我,所以稅單寄了嗎?首先,都幾天過去了,沒寄也該寄了,再來,稅單寄不寄真的不是我的業務,我也在送上去前都確認過,攔不住承辦人,幾天過去來找我問狀況,是能問出什麼不一樣?更何況那個承辦人一向我行我素,不依規定走,也沒人拿她有辦法,怎麼會以為我可以?
再是,下午T小姐貼老闆位子上說工作太多要調整,要拿她的哪些哪些給303,然後就開始哭訴翻舊帳一路翻到她當年剛剛開始做事時,那也就算了,還要牽拖說她不是我,沒辦法做那麼多,不是每個人都是我這麼會做,我真的聽她講這些聽到快翻臉,要不是已經拿她當精神病,且我愉快的倒數中,真的想翻桌。
好容易T小姐吵完,我耳朵稍稍安靜,我行我素那個來了,來找我家老闆商量還是聊天還是罵人還是告黑狀我也不懂,但明確又聽到牽拖到我,說我已經怎樣怎樣,T小姐還要唸工作太多,還要怎樣怎樣,接著又想安排我的下份工作,又要抱怨我給她的報表。
本來就已經睡不好加上經前症候在煩躁,被這些人這些事一搞一弄,我都覺得我也快花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il 的頭像
evil

廢墟

ev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