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賽德克‧巴萊,看到很多說著對原民歧視的文還有演員們說著以往受到歧視的事,我其實不能理解,當然你可以說這是因為我不是那個受異樣眼光的人,可以說我是神經大條的人,可以說因為我不是什麼什麼,我都不反駁,因為以上都是,但我只是要傳達出我所困惑已久的。

我以前有原住民的同學,曾經短暫跟原住民當過同事〈以前任職單位有一個原住民保障名額出缺請職代,身分別限定原民,所以有過,後來我就換地方任職,職場中有沒有原民,我不會去問身分所以不清楚〉,但真的不覺得原住民有哪裡不同?

原住民愛喝酒跟懶惰的印象我更是從來沒有過,現在認真想想,問我我腦中的原住民該是怎麼樣?大概我只想得到輪廓比較深邃吧,都已經是這樣都市化的社會了,我又是個從小到大都在都市中的人,根本不覺得原住民跟我有多大的差別啊!

正確說來,身分別對我不構成差異,本省人、外省人、客家人、閔南人,是哪種人又如何?不都是人嗎?甚至就算明星也一樣啊,我看到明星會興奮,但該做的一樣不可少啊,至於簽名合照?別鬧了,我在上班他來辦事,一切公務,等下萬一合照要求弄得他不高興我工作可就不保了。離題了,讓我轉回來。

為什麼要分誰是什麼人?又為什麼因為這樣去戴有色眼鏡?這是一道我從以前到現在都不能理解的問題。

看片子追花絮,看到飾花崗二郎的蘇達說因為他在現實中有原民及漢族長輩,所以曾有身分認同的問題時,我認不住想到總是會有人問我是本省還是外省人這件事,心裡很是感概,因為面對這個問題及提出這個問題的人,我沒有辦法回答,只能答我都是也都不是。

也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對身分別沒感受?也許是因為這樣,我對何以要歧視原民不能理解?也許吧。

可是如果今天電視媒體及政客們不拿身分別操弄製造新聞,也許我可以不用面對到這樣的問題,也許到我這一輩的人已經可以用更平等的眼光與態度去面對各種身分的人〈不論原民、平地,不分本省、外省〉?

ev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