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最近工作內容有所異動,所以有很多事要忙,其實本來這個月就是很忙的月份,待移送案件量稍大,又很多報表,再加上要異動,就更忙了。

報表的部份,沒有要移交,還是我作,所以認命的做,但移送要換手,這下麻煩了,手邊堆積的稅單已到4月去了,總件怕不早破千件,而本月移送也不可能全數交給下一手做。報表要趕,上千件的稅單要移交,有新手要加入陣容,基於身邊都大白(小白已不足以形容)我很認命的加工趕工,就是想邊做事邊弄出一份可以用的工作筆記,以供新手使用。

但好笑的事發生了,我的接交人對我不把稅單一件件列明細一個個分開來有意見,他不知在想啥,也許是不想承擔分稅單給人這件事吧,竟跑去找股長嚼舌,說我移交不是很清楚之類的。

星期三,我人在櫃台值班,就坐在股長前方,於是就這樣多少聽到了一點,然後,也不管櫃台要顧,股長硬是找我去後面跟其他幾個移送一起開會,講開會是好聽,實際上比較像批判,要求我要一件件分清楚是屬於誰的,要打清單明細、要移交人一份接交人一份她一份。

中途我不是沒有試圖改變這個決議過,但股長很明確的駁回並且大白之一很快樂的回答她本來就會做清單這樣分,再說她可以等移送完以後來做,花一點時間就可以了。

其實我一直弄不懂她那天怎麼會白目到講這樣的話,畢竟她的工作量沒比我少,人又白目,一堆事基本上是我在決定她只負責處理,甚至有時候連處理都會有問題,不過她都這樣說了,而股長也非常滿意她的回答,並且以不是很好的口氣對我說那就打加班這樣的話,所以我就應了。

很有心理準備不管過年前後都要當加班成員,即使原本要做的大量移送案已經可以交由其他人處理。

日子從那天推移兩天,來到星期六早上,放了元旦假以後就陷入忙碌,例行的每週報表有問題,季報表來了東西夠多,移送案要登打,東西要移交再加上主任三不五時要我幫他弄他的私人電腦,偶爾其他同事會以為我們已經異動要找我修電腦(通常公家單位異動工作會在每年1月1日,不然也會在月初),要補班的事雖然沒忘,但已經不是很有耐性。

累了,加上忙,也許還有點餓了,在坐我旁邊那個大白耍白的跟我說「ㄟ,這妳的。」的時候我炸了。

「什麼東西我的?」頭稍偏,只看到她揮著一份公文。

「公文啊,妳的。她分錯了。」看不出我狀況不對,大白仍舊很白。

「給我幹嘛,拿去改分啊!」我火氣有點大的吼。

「這個已經過期了啊。」

「幾號的?」過期就該妳辦啊!誰要妳收文從來不核對,跟妳說過了要核,因為分文小姐也有小白天賦的!

「9號。這過期了吧。」

「拿去叫她改分。」手很忙眼很忙腦很忙,口氣非常差。

「這是9號中午的,不能改了吧。」

到底誰才是正職啊!到底誰才有3年年資啊!8小時內都可以改分!現在幾點?10點多,還可以吧。但不想再跟她說明這些。「妳先拿去問她。」

等沒多久,桌上依然堆滿,眼手腦依然很忙呈現超速運轉。但大白帶著小白天賦的分文小姐來了。

「evil這個妳幫我看一下是誰的。」分文小姐遞給我一份文。

「等我一下,我馬上把這筆打好。」存檔,拿過文,正在細看。一旁的大白已迫不及待,「那是evil的,是執行命令耶!」

「可是這是民事的......」分文小姐講得不是很確定。

「那是執行命令,是她的啦。」

我文才看到一半,總覺得怪,好像已經有看過這個案子,腦中在想這到底要作啥,「對齁,執行命令都是她的。」刷的抽走我手中的公文。「對不起喔,這件是妳的,我拿去改。」

抽走就抽走吧,隨便了啦。繼續做我的事。

沒多久,11點多吧,分文來給我簽收。

按以前所處單位的習慣,我其實沒有一收就驗的,但還是會驗,不過這裡一切隨便行事,可是要分責就看誰蓋章,所以我養成新習慣,就是盡早驗文。

加上這件有點問題剛也才看了一半,就繼續看,看完正文翻到後面的附件,當場炸鍋。喵的咧~這個文根本是大白自己去發了以後人家回的!分給我我是能作啥!火大,找分文小姐講清楚問明白,她一臉無辜,「可是這就是執行命令啊,執行命令就是妳的文啊。」

「這是大白去發文問人家案子狀況,人家回的,只是主旨沒寫復我們的幾號文,妳看後面還附她的公文影本,妳分給我我是能做啥!她的案子我又沒權限去動!她一樣收不到回文一直去問人家案件狀況是要做啥!」口氣很衝很衝,我很久沒這麼怒的講話了。比著附件的公文影本要她看。

她還是給我一臉無辜的狀況外。「這是人家回我們的吧?」看著公文上**分處函的大字,她給我這樣說。

我當下失去理智,不懂分文小姐怎麼可以這樣沒腦。

「妳看清楚,這是人家的收文章,這是我們的函,承辦人員是大白!」

她居然還真的去比對收文章上的機關名.....

一整個敗給她!但我這下更怒,像個火車頭一樣帶著文衝回座,跟大白講這是她的,她居然也給我講說這是執行命令是我的。

把一樣的話跟她說一遍,我帶著怒火去電對方機關承辦人員,問清一切狀況。

其實不問還好,問了問題更大,因為對方看到大白公文上的尚欠多少,就逕自把金額加進案子裡去了,並一再跟我說如果這筆不是新增加的欠稅,要去撤案。

再把事情跟她說明一遍,並把後面這狀況跟她說,她給我一臉不想管。我怒氣正盛,也不去管她從來沒有腦容量,「妳要我收也可以,問題妳去問的就一直收不到回覆,那對我來說就已經是沒有要做的事直接可以結,等等去問問分文看可不可以再改分。」然後就把文給她讓她慢慢看,我再回去做我的。

再晚些,就聽到這個文又改分了。

之後因為炸了加上很忙,根本不跟她說話,直到吃過中飯心情好些,覺得早上有點過火了,卻不是很想去道歉,因為類似的事很多,不光她,幾個大小白都有份,而一切都是因為隨便行事的風氣由來以久。

過午,經過股長桌前,聽到她在跟股長談這個案子,聽她連事情都弄半天說不清楚,我想了想還是湊前去說明,結果也不知她怎麼跟股長說的,股長居然跟我說她那個文沒寫錯......是說,她文有沒有寫錯我根本不想管,要不是她看都不看就亂搞,我也不會冒火。

結果,那個案子也是我在想處理方法,只是省了處理的步驟......

再晚些,股長突然想到我們後天要交接了,跑來問集合大家交接的事。那時大約是4點了吧,我好容易打完案子整理好東西,正在跑移送書跟財產清冊了。

我如實說移送都打完,因為按原移送代號,所以要辛苦下一任多做一些,不過新人來可以分攤,案件也只剩影印裝訂,那我也會幫忙。

剩下的我會按不同負責人一一分列打清單辦移交,但後天不可能,會在2月完成,不會讓接交人有案子不到或是來不及辦移送的狀況。

聽完,股長是滿意了,但問到大白,她一臉迷茫。

股長三問四問,她就是說不出個所以然,只能說她事情很多做不完。股長最後也只笑著說:「看妳一臉徬徨,沒關係,做不完就加班吧。」

這位大白已經是常加班了......重點不在加班吧股長,重點在她根本搞不清自己說了啥應允了啥,也從來沒弄清過她自己的行程,她的行程有一半是我在記耶!

再說這樣的事情也根本是她先允說很快很好弄的......

算了,不想理她了,我先專心弄我的。

等我們都回到座位上,大白還在搞不清狀況,還在唉事情好多,還要讓我一件件理分明還要安撫她。然後她準時的下班了,說小孩在等她,她要先走隔天再來加班,而我為了星期一要來交接隔天要上課,弄到6點多......

ev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前幾天,在電視上看到算命的?還是啥兩性專家?忘了,總之是個女的,她說,女生叫男生看美女,那是一種試探,要男士別中計,說就算女生再怎麼叫你看也別看,因為這其實是要試探你對她有沒有心。

當下我覺得是屁話連篇,直接轉台。

因為難道我的性別還真的可以登記為無喔?

我就是喜歡看美女看帥哥,並且跟人分享不行喔!

是說......可能是不行吧,或說對大部份人來說不行,所以才會有人這樣公開且信誓旦旦的在電視上解說分析。

雖然我一點也不覺得看到美好的事物與人分享有試探的意味在。

當然,也可能這是因為我是自私只愛自己的人吧,所以才覺得沒什麼,值得慶幸的是,怪胎也是有朋友的,我問過死黨,她也是這樣的,並且她男友還會跟她分享帥哥!

幸好怪胎不是只有我一個。

ev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一個人的孤獨,只是孤獨,一個人的寂寞也只是寂寞;

兩個人的孤獨,是一根刺;兩個人的寂寞,是抹不去的傷,

名為孤獨的刺,一下下,刺出名為寂寞的傷,

一道道消不去的傷,疼痛著,訴說被另個人遺忘的事實。

學著品味孤單,努力成為寂寞的朋友,

因為我怕痛,因為不想懸刺自傷,

於是,在被遺忘前,先將世界遺忘。

 

這到底是我幾時為啥寫的啊?已經忘光了,底下也沒附上完成日,只能猜測大約去年的某天寫的吧,天曉得我那時怎麼會寫這。

不過我在被工作磨光一切前是很常亂寫亂塗鴉啦,那時對中文字也熟多了,不像現在,看個字會疑惑對不對還查一下做個確認。

基於某種懷念,想想了將它po出來了。

ev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想說~有點想貼文又有點懶,看著版型跟圖有點膩味了,來換個版形跟圖吧!
好吧,windows真的滿不人性的,換個版形出了幾次問題,但也總算是弄好了,可圖就是怎樣都不讓我換,本來想說先移掉舊圖不知會不會過,答案是──不會。
所以你們現在就看到了,我的圖就是沒有圖,泣。

ev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