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要當深山野人對我來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出門的同伴是我娘時就更加有困難了。

剛返回文明世界見到好友我就抱怨過了,所以一度不打算放上來,當然主因是我迷上了電動,一上線就是找工作,丟完履歷就進電動裡去練功了。

話說,6/27日那天的出發時間提早到中午12點半,於是我迫不得以放棄去生日會,卻沒想到這是一個再糟不過的決定。

出發前,娘就說要帶哪些東西,而因為她平時在辦公室會放沐浴用品,也因為之前在美體小鋪買東西有送一組旅行沐浴組,而那給她了,所以我很理所當然的把這東西給她帶,不過是一瓶沐浴乳嘛!毛巾也交給她帶。剩下的,各人帶各人的。

要去的地方是烏來深山,是管制區,據我娘說多不容易進去多美多美,跟她說我不去就遭到碎碎唸伺候,但我一點也不期待,因為那是再深山不過的地方,臨去前兩天還跟我說手機收不到......那樣對我來說更加不期待了,我家就住山上與各類昆蟲、動物同居了,還需跑那種鬼地方為難自己嗎?雖然結果是我還是去了~

27日當天,時間算的有點緊,加上不小心坐錯邊往南港去了,所以到板橋已經是12點25分。來不及再去7-11加買礦泉水與零食或儲糧,心下奢望等下上車前能有機會買也希冀娘那邊會有。

但,我娘催了半天不是催要出發,而是帶我上樓到政風室跟她同事一起吃午餐,是說,她也不是政風啦,怎麼會跑去那邊吃?我不懂也懶得問,混過去還在想等下能不能去7-11緊急補給一趟,順便盯著娘帶外套、毛巾,這是此行第一個錯,幸好不嚴重。

最後因為是坐人家的車,那個帶我們的不是原先說的、我認識的娘的同事,是政風主任,加上等人家開出來時間我不好估娘也不讓我去買,於是啥也沒補到,這是我此行所犯最大的錯。

接著跟人家不熟,連我娘也跟那主任不熟,一路無語,可不是熟人的車我實在難睡,就這樣一路艱難的撐到進入烏來山區一個林務局的員訓所,大家下車休息走走看看,順便讓主辦人問清楚進管制區後怎麼走。

等大家弄完要上車出發了,娘那個天兵居然還在跟朋友聊天,我都看到我們那一車已經開出去了說,而且我們那一車還是要走第一輛耶!我儘叫,要她快上車,這位天兵大娘還在說不會啦,會等我們的。結果......是有等啦,但基本上完全不是在等我們,是在等後面的車好嗎!都已經開出大門了說。差點就在山區被丟掉......才第一天耶!還沒進到地頭,才在半路耶!真懷疑我娘怎麼能出去玩這麼多次還好好的回來。當下心情超差。

等再進去真真正正進到管制區以後,那山路窄小且很多急彎,不時還有要會車的狀況,看得我心驚膽顫,更嚇人的是那位主任開車速度真是有快到,好幾次我都看著感覺快衝出去了說,害我就算暈車也不敢閉上眼睡,雖說睡著以後就算掉下去也應該比較不可怕。

開了多久不知,但總覺很久,也許是因為害怕吧,好容易到了路的盡頭再往前不能開,大家下車看看是不是到地頭。

是真的大家下車喔,8台車,還有一台是9人座休旅,甚至一邊唸說怎麼這麼差真是這裡嗎?一邊把東西搬下車。面前的是一層樓灰色水泥建築,看來年久失修還不容易找到入口。

結果幸好不是,仔細一看,只是台電電塔所在,於是再把東西搬回車上,這次由主辦人開車帶頭往林務局招待所去。

可惜......我跟阿娘又差點被丟下,都被丟下一次了我娘還在天兵,幸好這次催了有在動。

等我們進到招待所,時間是大約下午快5點了,我們的出發時間是下午1點半。

由於這裡等同空屋,雖然有水有電有廚具,但房間是通鋪,廁所加浴室只有一間請大家共用,以上是一樓的情況;二樓是套房,但是當然是分長官住,所以大家請共體時艱,而長官也很好心──不好心也不行,一行30多人耶,只有一間浴室(註1)是要讓大家洗到幾時,所以晚間9點前可到2樓用浴室。

逛完整棟建物,眼見大部分人已經放下行李在準備晚餐或出門走走,我忍不住問阿娘我們房間在哪,我娘說不急一定會有地方住,唸了我一下。是說,沒事做啥背那麼重逛啊!再逛一圈,我又問一次,因為確定沒剩幾個床位了,理所當然又被唸,但這次總算讓我娘肯開金口去問主辦了。

我們住的是最差的大通鋪,可睡16人,但是床被怎麼看都沒人在清在換,更不用說我們進屋前這間裡的除濕機沒開,霉味超重了。不過都來了,忍一晚上吧。放下東西把防蚊貼貼一片到門上再貼一片到床邊支撐上鋪的柱子上,再晃一圈,沒事可做,窩下來看小說。阿娘在做啥我沒在管。

然後,阿娘終於甘願放下大行李了,提著它亂逛會比較有成就感嗎?不解。進來問了一下我們睡哪。我忍不住跟她喊餓,她又唸我一頓說我中午幹嘛不吃,然後拿出一包桂圓小蛋糕說要讓我填肚子,基本上在啥都沒的時候,基於10點30有進一餐,為確保隔天有體力活著下山,我不吃,打算收著當明天早餐。於是又被唸,心情不好加上餓,就小吵了一架。

小說看一看,收聽到很多小道消息,我們那間通鋪的地理位置是,右邊廚房,廚房出去餐廳接院子,左邊公用衛浴再出去另間通鋪接入門旋關,有扇對外的窗。

於是聽到有蛇,晚上夜遊不能,現在在外面的請小心腳下及遇蛇人的遭遇各種版本;有一個帶了全家老小加鄰居的,那一個小孩眾多所以一放行李就趕著幫小孩洗澡,但是沒熱水......等等等等消息全聽到了。

當天晚上的注意事項有:晚上睡覺請勿關燈,怕蛇爬進來陪睡;請小心門戶,怕晚上有出來打獵的原住民會跑進來要酒要食物。隔天11點要把房間還回去,因為蔡同x立委包下來了,但可以用廚房吃完中餐再走。

到了六點多,總算可以吃晚餐了,我帶著自備的碗筷出去找地方坐,好容易一切就緒要開動了,就聽見有人說要回去了,我沒多想,餓了只等著吃東西。

吃完連飯後水果也吃了,繼續待在餐廳,因為有人帶咖啡壺來煮咖啡也有人提供了大堆的零食,比回房無聊好。猛然發現,有電水壺耶!想到我只有帶一壺水,這裡的飲水機看來髒髒的害我也不敢用水,忍不住就借來燒一壺了,問阿娘拿了她的水壺──出發前她就說她帶的是保溫壺,我帶的是塑膠的──神奇的事發生了,那居然是一只空空如也完全沒裝水的水壺!是說......這種啥店家都沒的深山,帶空的水壺做啥?莫怪她一路上都在喊渴了,肯定以為我也只帶空壺......

山區,沒有娛樂,時間過得好慢,到8點多有點受不了白日累積的一身黏膩,也因為無聊到想睡了,跟阿娘拿了毛巾去2樓借浴室洗澡。洗完,下樓看到阿娘正跟同事在打麻將,問她要不要洗,說要又離不開牌桌,我收收東西拿著小說出來看,原因當然還是因為外面有零食,此外也因為外面比較涼。

到10點左右,小說全都看完一遍以上,地上蟑螂亂竄而我一點也不想踩,因不想帶著剛踩過蟑螂的拖鞋回家。於是決定回房睡覺。

進到房裡,跟隔壁的婆婆聊著房裡的霉味,經她們指出內側有發黴後,我把床枕都從原先的朝內改朝外,還把被子抖過,枕頭拍過。基本上這樣不可能乾淨,但忍一晚上而已,我只求不要睡到一半被怪東西咬以致有生命危險。

霉味實在太重,邊理著行李邊跟隔壁婆婆聊,索性就分她一片防蚊貼讓她用香茅味擋霉味。被子又涼又霉,真的沒法睡,加上在家習慣不開燈,現下大燈對頭更難睡,就拿外套的帽子罩頭蓋上身,被子只蓋一半。

翻翻翻,總算睡了,我娘她們牌局結束進來,娘把我叫醒,問我毛巾咧?

我說:「妳不是帶兩條,那條我就收起來了啊。」

她說:「濕的耶!會發臭。」

「沒啦,只有一點點,而且明天要早點收行李啊,妳要用在我包包自己翻。」我說。還是沒起來。

「那妳牙刷咧?」她又問。

「就收回盒子裡,放在我的紙袋裡啊。」已經有點嫌她煩了。

那天出門我背一個背包提一個紙袋,紙袋裡主要是碗、拖鞋跟隨手要用的東西:如傘。

「會壞掉啦!」她唸。

「齁,那個很難用,而且是妳們以前從旅館帶回來的,明天早上用完就要丟了啦。」

(來自她同事的背景音:沒關係啦,壞掉就算了。)

「那,牙膏咧?」她問。

「就跟牙刷在一起啊,就那種旅館給的一組的那種,所以收一起。」坐起來了,但眼鏡沒戴上。「妳沒帶喔?」

娘沒應,去挖牙膏去了,一邊挖一邊問我毛巾,我只好開始翻行李拿毛巾給她。

「那......妳晚上用什麼洗澡?」

我一臉疑惑,都洗完這麼久了,她怎麼才來問這個?「沐浴乳啊,我去買防蚊液換購的。」

「在哪?」

(來自她同事的背景音:有蟑螂!在哪?在樓梯上。飛下來了飛下來了。打死牠打死牠。)

「妳沒帶喔?不是說洗澡的給妳帶?」此時非常慶幸我出門時有換購沐浴乳,並盯著她帶毛巾......

「忘了。」

我看她同事一片慌亂尖叫還有人叫說我的涼鞋!不要用我的涼鞋打!她卻只問我沐浴乳。

「妳不先去幫忙喔?」

「不然我就這樣洗也可以。」完全沒要去幫忙的意思。

齁,好啦!我來挖......戴上眼鏡,乖乖爬起床拿出沐浴乳送上。

娘走到門口,問我:「妳有沒有浴帽?」

「我要那做啥?」

「阿不然妳頭髮怎麼辦?」

拿出髮簪,「我頭髮盤起來就好了啊!」完全不會沾濕。

「喔,好吧,我再想辦法。」

總算,蟑螂事件有一段落,開始述說從哪出來的,一群女人怎麼分配床位,不敢睡怕爬到身上等等等等。我娘也去洗澡了。

於是我開始當保母──是說,我娘不是說我一天到晚在家不好,要帶我出門走走嗎?這到底是帶我出門做啥的啊?

拿出防蚊液,這是綠油精出的,帶著比較重的香茅味,開始噴,邊噴邊安撫那群平均超過40的女子,再拿出防蚊貼(一包6片此時剩3片),一人分一片,但有一個分不到,請她多包含。

都這樣了那群女人還在支支喳喳著不敢上床,我只好說那不然擠一擠也是可以的,反正一個晚上而已嘛。

她們又不要。

好吧,萬分困難的哄上床,我也又下床且精神來了,可她們還是不敢睡......我只好邊拿自己被蜈蚣爬及家裡週邊出沒各種昆蟲動物的事來安撫她們,並為她們抖床被。弄了多久不知,總之直到我娘洗完回來收好行李我才總算可以再躺上床(註2)。

睡不到10分鐘......我娘隔壁的開始說太早她睡不著,妳女兒不是有帶小說。我娘回:在她包包裡,她那些小說我都看不下去,寫些亂七八糟的......聲音也不放小一點!又把我吵醒!

都吵醒了,我娘順理成章的就說她同事想跟我借小說。我爬起來第2次,挖出所有小說送上。

總算,這個晚上可以讓我睡了。

但......過短的床、頭頂的燈、左右兩邊的打呼聲、濃重的霉味、凌晨2點除濕機停了很熱、凌晨4點上鋪的開始約了出遊......很美好的一個晚上啊。

早上6點快半,我終於醒了,很累等同沒睡的醒了,我娘在收東西,我勉強爬起來去梳洗。排隊梳洗完先換個衣服,還沒來的及上洗手間,我娘急匆匆的問我要不要出去走走。

我說:「讓我先吃個早餐好不好。」

「妳還要吃早餐喔!」很不滿的語氣。

是怎樣,一晚上睡不好就很不爽了,我連廁所也還沒去東西也沒整完耶!「對,我餓了,再說我也不想出去。」回的也很不爽。

「那我自己去!」氣沖沖的出門了。

我開始慢吞吞完成剩下的整理,都理完拿出昨天存下的桂圓蛋糕,配開水吃了一個也就吃不下了。

弄完,無事可做,拿傘遮陽出去走走,也不敢走遠,怕迷路。不到7點,山區陽光已足以螫人。半路上遇到阿娘,再一起走回來。

回到屋裡,她終於會餓,問我早上吃了什麼,「就昨天妳拿給我的桂圓小蛋糕啊。」

「還有嗎?」

「有,我只吃了一個。」

母女倆拿著那袋蛋糕到餐廳去,阿娘借了咖啡壺來泡咖啡;早餐是6點開始,我起來弄完就沒見到有東西,後來聽說是吃泡麵跟雞湯麵......幸好我們有蛋糕......

沒趕上早餐的還不是太少,所以那一袋4個很快沒了,再接著繼續無聊下去,中間有她其他同事一早趕上山的(過9點不能入山),有提供食物,那些沒趕上早餐的才不至餓扁。也利用這個早餐時間,喬定我們回家的便車,因為載我們上山的前一天晚上就跑了。

這個早上,有出去走走,聞到山上一股小時候人蔘口香糖的香甜味,但找不出來源;也在2樓對電視發呆,因為沒啥好看的,都是錄下來的、好幾天前的節目,而且沒幾台可選。直無聊到10點多快11點,下樓收行李幫忙弄午餐。

邊收,我娘還跑來說要把我的水壺加到滿。

「等下吃完午餐就要走了,妳要加滿它做啥?」

「我等下路上可以喝啊。」

「妳一直喝,等下一路都是山路,沒地方上廁所耶!」

「不會啦,一定會有人半路要上廁所的,我再一起去上就好。」

她就是要裝滿,講得她很需要,我也只好裝滿。

到用完飯,我洗好我們兩個的餐具要收東西做最後檢查,她說:「順便幫我把我水壺的水倒掉。」

「為啥要倒掉?」

「要走了啊!」

那剛才是誰說要裝滿我的壺路上可以喝的啊!

因為有些食物重有些人家懶的帶或不好帶,所以就跟管理員講好,那些都放著讓他收,因為東西很多,也很多人在幫著收或分著帶回家。

我們提了行李出來,我娘隨手把她一大袋行李一放,跟著去分食物了。

有一個本來裝葡萄著紙盒被拿來裝她帶來沒吃完的滷味,是提在我手上的,因為重。她呢,背著隨身小包包──裡面只有錢跟證件,一手拎著她同事忘了的電水壺,一邊挑著拿零食幫著收食物。拿來的零食飲料很順手的往紙盒裝。要不是我沒手了,她還想打包更多食物的說。

一切處理好,人家借我們搭車的喊說要走了,她也快樂的要走了......

「妳的行李咧?」我在原地沒動。

她一臉不知道我在說啥的回頭看我。

「我兩手都提滿了,妳沒把行李交給我,我也沒第三隻手幫妳提。」我提了提兩手的東西,左手是來時裝拖鞋現在仍裝著拖鞋的紙袋,右手是她那包滷味加剛剛瓜分的零食。「那妳的行李咧?」我娘輕鬆愉快,身上一個小小的錢包,手上一只人家忘掉的電水壺。

她這才一臉恍然大悟,跑去提行李。

旁邊,借我們搭便車的她同事的小孩笑了......

基本上,那兩天,我真的不知我是去做啥的......

註1:那裡的公用衛浴構造如下:一進門正對一排廁格,共4格,由右到左是蹲式女廁、坐式女廁、坐式男廁、澡間。門的左手邊過去是一面鏡子一個洗手台一排小便池。而那邊提供的東西,除個人餐具外一應俱全,但面紙有限,幸好我都有多帶......

註2:基本上,去深山理應會帶全東西,也會多帶東西以備不時之需,而我娘讓我看到的攜帶品如下:一個小的保溫杯、一個空空如也的水壺、換洗衣物一套、睡衣一套、洗臉的一包──初看到我還問她帶那麼一大包怎麼沒洗澡的,她說就洗臉、卸妝、保養就裝滿了,我無言,因為她都分裝成小瓶,那裡面少說7、8瓶吧;一個圓便當盒,兩組餐具、一雙拖鞋、一把雨傘、一件外套、一袋5個的小蛋糕、防曬油、帽子、毛巾兩條、相機,還有一大包滷味,這是基於要大家提供食物才帶。

註3:我回到文明世界後,邊氣呼呼的抱怨,我死黨邊狂笑......到今天,出租店的鈺想到我娘去深山帶壺不帶水還是狂笑......因為臨出發前,在她辦公室我們有簡單確認帶的東西,我盯她毛巾外套,她問我水壺,還自豪的說帶的是保溫壺,卻沒說是空的......

ev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