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有兩個弟弟,認識我的都知道為了這兩隻,我還挺命苦的,因為得幫忙養這兩隻不怎麼貼心不怎麼好的弟弟

而男孩大了,就開始思春了(只要是動物都是這樣的,不分男女雌雄,別介意),於是開始有了女朋友的問題──不光他們有,我也有,因為我得忍受他們的女朋友與失戀後的怪模怪樣,雖然我不懂為什麼這一環不是我娘來忍受。

說是忍受,當然是有原因的,不過也許有部份是我個人的排外心吧,我首先要承認我們家的人排外心都挺重的。

先來說說我大弟的女友吧。

在我唸專科時吧,他有帶女友回來,在春假時借住我家,雖然我們都沒得放假不懂她怎麼會有假,但都帶回來了,就懶得去管了,只要她家裡知道別來報誘拐就好。

初來乍到第一天,那女孩還挺有禮貌的,懂得叫人,我也不要求多只要來做客有做客的樣子就好了,加上跟那女孩不熟,我隨便聊聊就把空間留給那兩個。

隔天下課回來──記得我弟那時好像有去上課還是上班吧,白天也不在,只好留那女孩在我家──那女孩挺自在的,一個人霸著我家的電視,我回來想看一下都不行,也不好跟她說要她交出來,畢竟來者是客,只好認了,晚點我弟回來她更自在,霸著電視霸著長沙發,一付當自家的模樣。

說真話,我那時(現在也是)不懂怎麼有人可以這麼的自來熟?

再隔天,我回到家發現她把疊好放在椅上的衣服亂換位子,把我家的東西亂翻。

接著,禮貌也不見了。

其實我很想很想趕人的,但我家裡長輩都不出聲了,我就忍著,反正她再待也沒幾天,誰想她竟又來了好幾趟,弄到讓我覺得這女孩很差,幸好後來兩個人分了,不然我可能會直接跟我弟說,請他別把那女的帶回來吧。

時日久遠,我記不太得那女孩還有哪些負面行為讓我難以忍受,但依稀記得當時對這女孩是很生氣也看不起的。

後來大隻這隻就算有女友我們也沒見過,所以沒得嫌。

現在換小隻的交女友。

今年初吧還是去年尾,我忘了,好像也是31日,他帶了個女孩回來,那女孩挺不錯的,相處起來也感覺不錯,但就這麼一次,因為小隻的本事不足,追不到人家,接著陰陽怪氣了好一陣子。

最近,又帶了個神秘的連臉都不讓見一下的女友回來,我真的不認為我會喜歡那女孩,也不認為是什麼好品性的女孩。

因為連著三週的週末那女孩都到我家過夜,卻要挑我們家人都不注意時溜進我弟房裡躲起來,連臉都不讓見一下,到隔天凌晨再趁大家都睡了再讓我弟送她回家。

兩個人神秘的關在房裡連門都緊閉,要我相信兩人清清白白並不容易,在現在這種時代我也不認為那很重要,但她到底是在我家,也不是真的沒人知道她存在,難道連出來見個人打個招呼都很難?還連三周耶!(今天現在此時也是)

而我弟那個敗家的卻要我除了養他還要養她;我真的真的很難去喜歡這樣一個女孩,更難想像有一天這會變成我的家人之一。

只能終心希望我弟早點失戀算了,當然,更實際的是我得開始想辦法擺脫這個根本不該我揹的擔子,畢竟有本事要交女友要結婚 ,就要有本事養。

以上,是我弟的女友,不知道這樣的厭惡是我排外性重還是真的她們自己有問題?

ev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

話說,既上篇的感冒後,我身體一直沒能好的很完全
於是不幸的又中標了
而且是狠狠的躺倒下去
重重的大病了一場
就連現在都是有點昏的在寫東西~問我為啥有點昏還要寫?
因為我睡不著又想不到要做啥,乾脆來哀哀叫一下好了
從18號開始有輕微的咳,但很輕微又沒有其它症狀,所以吞了蜂膠就不管它了,想說應該沒大事
19號一早起來就沒聲音了,一整個就是啞掉的,但還是咳的很輕微,再吞個蜂膠,想說應該還可以,繼續不管它。
但就在這時,問題來了,到了20號一早,體溫是37.2度,腰很酸,人很昏,可是這天要值晚班21號要早班,根本走不掉,更不要說公文、手工一大堆了,所以我還是撐著去上了班。
到了內湖,剛開始精神還可以,但是漸漸越來越糟,糟到我同事都在說不然幫我帶班讓我去看醫生,我想了想,決定先請隔天,因為我人都到內湖了啊,撐一下應該可以的。
但是到了10點快11點時,我真的倒了,因為喝了一口水居然覺得想吐,也就是說我完全不能吞東西進體內,不然會想吐,連水都不行,人也在昏,逼不得已,我再拜託另位同事幫我代下午的班,請假回家。
回到北投,想說要兩點了,醫院診所應該都開了,結果....818沒家醫科,診所要4點才開始看,而我的身體狀況不容我在相熟的漫畫店等它開門,於是我拖著身體回家等晚上看病。
回到家一睡到天黑,起來以後酸痛感沒了,但身體更虛,從客廳下樓到房間都有問題,要雙手扶著東西走,好容易走進房蹲下來拿衣服就不想起身,一量體溫,很好,38.3度。
不行了,吞一顆普拿疼頂著先,再扶著上樓,體力再度用盡倒下去睡。
睡到七點多吧,病倒的人沒時間觀了,醒來身體輕鬆多了,量個體溫,37.2度,好吧去洗澡,完成睡下去前未完的事。
基本上,到此時已經是透支所有的體力了,因為我一天下來除了早餐的麵包,已經一整天沒進食,但卻完全沒有食欲,加上家裡只有我一個人,怎麼樣也不敢冒著死在路邊的可能摸出門看醫生。
沖一杯稀釋的熱寶建(中午回家路上在7-11備的),帶上原本值班填胃用的小餅乾,逼自己一點點一點點很小口的吃下去,一個晚上勉強吃了2或3片吧,連水都只能小口喝。
到夜裡11點阿娘他們終於回家,拿了一根小小根的瘦小香蕉給我,我也是一點點一點點超小口的吃,終於在不引胃部抗議的狀況下吃完它。
以上是我重病的第一天。
接著一路睡到21日9點多被鬧鐘叫醒,起床花一小時收妥自己下山看醫生,會花到一小時是因為一直咳不停然後一直有痰,於是就在重複咳咳咳接著去廁所吐痰的動作。
下山以後,看了醫生拿了藥,順便吃個早餐買個午餐──不買可沒人幫我弄。
回家繼續昏睡。
基本上這天的體溫一直在36.6到36.9之間徘徊,就是掉不到正常的36.5,人也容易累,清醒的時間短。
於是決定放棄今天(22日)的國家考試,乖乖當個病人。
接著是今天,我睡到12點起來,發現可能是睡夢中咳太慘,胃好痛....一用力就痛,但一咳就會用力....整個慘到不行。
而且說是說12點起來,起來以後眉頭很重,要張眼很費力,所以不停的陷入昏睡狀態,但一睡就咳,咳得很慘,一度咳到把中餐獻給馬桶......
直到下午快5點才睡的好些。
接著是現在,清醒了4個小時以後,我體力上有些些的不支了,頭有點昏昏的,走起路來會有點不穩,不過白天睡太多,現在要我睡決對不會睡不著(體力不支咩),但心理上很是抗拒。
不過我也懷疑我能ㄍ一ㄥ多久就是了~
順便一提,我今天的體溫終於不再是36.7左右,而是正常的了!
 

evi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